九五至尊最新登录网址
九五至尊最新登录网址: 〔魔女大佬的小房东〕〔入骨宠婚:误惹天〕〔不完美艺人〕〔第一首席:豪宠酷〕〔99亿宠婚:吻安,〕〔系统小农女:山里〕〔永恒轮回之岛〕〔美女总裁狂保镖〕〔神魔之上〕〔槐夏记事〕〔我在异界是个神〕〔霍少的闪婚暖妻〕〔女总裁的特种兵王〕〔纨绔修真少爷〕〔九世魔尊〕〔女神的极品兵王〕〔特种猛龙在都市〕〔我是至尊〕〔万界最强老公〕〔变身非常大小姐
九五至尊最新登录网址      小说目录      搜索
小青鸾今天穿去哪里呀 宋暨好帅一将军 2
    虞谣猛然睁眼。

    古色古香的房间陈设映入眼帘的同时,不属于她的记忆伴随碎玻璃落地般的??声贯入脑海。

    她僵硬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白泽:“怎么了?”

    虞谣生无可恋:“穿成一个作精,我不想面对。”

    “别这样。”白泽在意识中给她顺毛,“我挑了最简单的一世给你练手用的。现下你和宋暨还基本没产生过交集,除却你平常待下人说不上好,会让他比较紧张以外,没有什么矛盾,一切都来得及。”

    “好吧……”虞谣长声吁气,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妆台前,发现铜镜里的自己美得可以。

    虽然只有十二岁,但古人早熟,镜子里的她看起来有十四五。瓜子脸桃花眼,樱桃小口柳叶眉,属于静立不动都显得很妩媚的模样。

    “还挺好看。”她在意识中跟白泽说。

    白泽:“你没觉得二十一世纪版本的自己也挺好看的?”

    她当然知道那个自己也挺好看,不然不可能作为偶像出道。可比起这个,差远了。

    白泽啧声:“拥有完美长相本身是神兽的基本素质。你完全是因为一世世作天作地导致神格受损,颜值才降低的。”

    “……行吧。”虞谣不想多讨论这个令人有伤的话题了,问白泽,“你刚才说在哪儿能美女救英雄?”

    白泽:“马厩,宋暨现在是你府里的马奴。”

    虞谣点点头,按照刚获得的记忆里常做的那样,叫外面的下人进来服侍她梳妆。

    坐在妆台前,她随意般地提起:“我想去看看父皇前两天着人送来的那匹马。”

    侍女点点头:“奴婢这就着人去传话。”

    白泽在意识中提醒她:“有人先传话你可就什么都撞不到了哟!”

    “不用。”虞谣站起身,“我们直接过去吧。”

    侍女没敢多言,赶紧跟着她往外走。

    凭记忆判断,这个虞谣好像是个很爱马的人,对到府中马厩的路特别熟,连途中哪里开着什么花,都清楚地印在脑子里。

    离马厩不远的时候,她听到了咒骂声。

    “打死你得了!”男人声音很粗。

    虞谣快走两步,迈进木质院门。

    院子里顷刻安静,拎着少年男人的衣领松开手,和其他人一起跪地行礼。

    少年跌了一下,也赶忙跪好。

    虞谣想过去扶他,白泽在她脑子里喊:“停!”

    她又停住脚。

    “你现在走过去太刻意了!”白泽说。

    虞谣:“……那我怎么美女救英雄?”

    白泽:“你已经救完了呀。”

    虞谣:“哈???”

    白泽:“你制止了这场暴力行为,等你走了,那个人的火气也过了,就救完了。”

    虞谣只好抬抬手:“都起来吧。”

    同时内心吐槽:“怎么跟闹着玩儿似的……”

    一点戏剧性也没有。

    白泽指导她:“但你可以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找点别的事刷一下好感度。”

    虞谣点点头,走向在侍女指点下刚被牵出来的马。

    是个小马驹,枣红色,眼睛很亮,也很温顺。

    她伸出手,它就把长长地鼻梁贴到她手上轻蹭,蹭得她发痒。

    虞谣思忖了一下,热爱小动物应该很能增加好感度。

    她便转过头,朗声吩咐:“这匹马还小,你们好好照顾它,别让它病了!如果有什么事,让人及时去我那儿回话!”

    院子里一片唯唯诺诺的回话声。

    意识里,虞谣看到白泽无奈地扶住额头。

    虞谣:“怎么啦?”

    白泽:“没事。”

    第一次穿越后和所谓的“命定爱侣”的初相见,就这样草草地,结束了。

    虞谣边往回走边不爽:“我连他长什么样都没看清。”

    “早晚会看清的。”白泽耸肩,“而且,保证很帅。能成为转世神兽的命定爱侣的人,都很帅。”

    “好吧。”虞谣被有效安抚,又问白泽,“可是这么简单的见面真的对还债有用吗?”

    “有啊。”白泽说这,按了一下腕表上的按钮。

    腕表发出类似于siri的语音:“当前还债率,‘0.5%’。”

    “0.5%?!?!这也太低了!!!”虞谣不可置信,“我好歹救了他啊!而且热爱小动物这条不加分吗!!!”

    白泽无语,没有回复。

    之后的两天,虞谣的生活平平无奇,只好当成适应古代生活了。

    她好奇过这个慕阳公主才12岁,怎么会出宫开府的问题,后来回忆告诉她,是因为她闹着要早点出来,皇帝宠着她,就点了头。

    ——这可真够宠的。

    不过府里也确实自在,虞谣只在每天上午读书,下午都可以自己浪。

    出门遛弯也好,在屋里宅着吃零食也行,没什么人管她。

    转折发生在第三天。

    这天夜里下了场雨,瓢泼大雨。虞谣一睁眼就闻到了泥土的清香。

    然后就听到白泽咆哮:“大外甥女!快起来!!!还债率变成-9.5%了!债主生命体征下降,如果他死了,这就成了坏账!!!”

    还他妈有坏账设定?!

    虞谣唰地坐起:“怎么还能变成负数?!”

    而且从0.5%变成-9.5%,相当于倒扣了10%。

    “这几天我都没见他,怎么就越欠越多了?!”

    滚利息也没有这么滚的啊。

    白泽:“还不是你那爱护小动物闹的……”

    虞谣匆匆起身,为了不太刻意,还得假装冷静。

    白泽拼命安慰她:“别急别急,不会立刻就死的!人就在马棚里,你一会儿过去来得及!”

    更衣梳妆吃饭,吃完饭,虞谣立刻往马厩赶。

    她来得太急,连发髻都有点松了,马厩的下人们不免紧张:“殿下,您……”

    “昨天下雨了,我看看马!”虞谣只能这么说。

    跑到马棚前,她猛地刹住。

    她知道了白泽那句“人就在马棚里”是什么意思。

    人被吊在马棚里。

    她也第一次看清了宋暨的模样。

    他昏死过去了,脸色惨白,但很好看。不是她读完《世情书》后脑补的那种属于武将的阳刚面容,他看起来很清秀,眉目疏朗,嘴唇的轮廓也温柔。

    但视线不论上移还是下挪,都会随即觉得不忍直视。

    ——上移,他的手腕上被麻绳磨出的血痕。

    ——下挪,粗布衣上血迹斑斑。

    呆了好几秒,虞谣回神,急吼:“快放他下来!”

    周围的下人们立马上前,割断绳子,宋暨摔在地上。

    他们看到虞谣的面色,以为公主被吓着了,就有人连声招呼:“快拖走快拖走,别吓坏了殿下!”

    虞谣齿间打着颤:“别动,都退下!退远点!”

    “wooooow!”白泽在她脑子里赞叹,“不错,入戏很快。”

    但她已经顾不上了,顾不上其他任何声响。

    她一步步地走进马棚,蹲到宋暨身边。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跳突然变得很快,一阵一阵,悸动感包裹她的整个心脏。

    白泽察觉到了,轻吸凉气:“我靠……情绪共振!大外甥女你控制一下!”

    虞谣:“什么?”

    白泽说:“这是属于那个你的情绪。我会尽量进行封锁,但在一些特定时刻还是会涌出来,你要注意学会控制。”

    虞谣皱眉:“也就是说这件事在那一世也发生过?”

    “不,那倒不是。”白泽摇头,“这只是那一世的你初见宋暨时的情绪。”

    虞谣滞住呼吸。

    也就是说,那一世的她对宋暨的动心,或许并不是在他立下战功之后?!

    虞谣的心情在这种推测中变得愈发复杂。

    努力克制住,她把宋暨半扶到怀里,拍他的肩:“喂,你醒醒,醒醒?”

    几声之后,宋暨长睫轻颤,慢慢抬了抬眼。

    虞谣还没来得及再说一句话,他就拼尽力气把她推开。

    准确点说,是借助反作用力,把他自己推了开来。

    虞谣扶了下旁边的柱子,怔怔地蹲在那里。他摔到一旁,伏在地上喘着气,想撑起身,又使不上力。

    虞谣略作迟疑,往前蹭了两步,想再扶他一下。

    但在她的手触到他的胳膊的瞬间,宋暨触电般看向她。

    虞谣愣住。

    从来没有人用这样恐惧的神情看过她。

    宋暨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紧紧盯着,张了张口,但嗓子哑得发不出声。

    虞谣也看着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唉……”白泽叹息,“我先跟你说说怎么回事啊。”

    虞谣点了下头。

    “昨天天不是特别热吗?一直热到晚上。他怕把马热坏,就没有牵进屋里,棚子里比较凉爽。”

    “结果夜里下雨了,那匹马还小,很容易生病。”

    “你刚好前两天吩咐过不要让马生病,就出了这事。管事的怕受牵连啊,当然先罚他,这样你问起来就好交待了。”

    这世道,人命轻贱得不如一匹马。她表现出的“关爱小动物”,反倒成了变相的欺压。

    所以可想而知,这笔债也记在了她头上。

    虞谣如鲠在喉,半晌发不出声。直至情绪共振慢慢散去,她的心跳逐渐恢复正常。

    “你别害怕……”她终于得以开口,小心地往宋暨那边挪了挪。

    宋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在她的手再度碰到他的时候,他眼底的恐惧变成一片绝望。

    虞谣拍拍他的肩:“没事没事。马生病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

    宋暨木然看了她一会儿,神色微微缓和下来。

    她碰了碰他的额头,触手滚烫。

    白泽啧声,报数:“高烧39度8。”

    虞谣吸了口凉气,扬音:“来人!”

    宋暨的神经又紧绷起来,重重地一声咳嗽,终于发出两个字:“殿下……”

    虞谣没理他:“快来人,帮忙扶一把!”

    两名随她来的侍女忙上前,虞谣脆生生地吩咐:“你们扶他回房,再叫大夫来。告诉马厩的管事,不许再这样动私刑了!”

    侍女们连声应诺,一左一右扶住宋暨。

    宋暨无力地看一看她,艰难张口,嗓中却卡住,又发不出声了。

    “别客气。”虞谣跟他摆摆手。

    一个笑容击进宋暨眼中,让他刚刚从恐惧里缓和下来的心跳,怦然间又快起来。

    提示音在虞谣脑海中响起:“当前还债率,5.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九五至尊游戏手机版网址: 〔网游之生死劫〕〔叶飞张雨桐刘婷〕〔转世袁世凯之大总〕〔万古主宰〕〔重征娱乐圈:季先〕〔恋上美女上司〕〔王者归来洛天〕〔嗜血霸爱:爵少你〕〔西游之白莲妖圣〕〔恶少出没:猫系少〕〔天才萌宝,妈咪要〕〔南溪醉〕〔大唐御史饶命〕〔跨越24区的留学生〕〔偏执痞少,深入宠
  

九五至尊最新登录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