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最新登录网址
九五至尊最新登录网址: 〔影帝先生,受宠吧〕〔封天龙帝〕〔尘骨〕〔霍少,你老婆又逃〕〔无敌气运〕〔重生六零好时光〕〔天下第九〕〔书穿小炮灰逆袭记〕〔火影之千叶传说〕〔冷艳总裁的超级狂〕〔圣武称尊〕〔大明铁骨〕〔餮仙传人在都市〕〔珏印〕〔总裁爹地霸气宠〕〔美艳王爷的多重人〕〔六扇门之剑指江湖〕〔韩娱之综艺演员〕〔大楚怀王〕〔一亿宠妻:总裁轻
九五至尊最新登录网址      小说目录      搜索
小青鸾今天穿去哪里呀 第9章 宋暨好帅一将军 9
    很奇怪,想逛街的冲动纠缠了虞谣整整一上午。

    其实这里逛街的趣味性跟二十一世纪不能比,虞谣觉得自己没道理为这种事疯魔。可她就是着魔般地一直想,连读书都心不在焉,气得傅母怒斥她去了一趟行宫,连性子都野了起来。

    于是午睡起来,虞谣就决定去逛街了。

    这么好的培养感情的机会,当然不能落下宋暨。

    她梳妆时就着人去喊了他,但直至自己收拾妥当到了府门口都没等到,倒等到了来找她玩的虞翊。

    虞翊兴高采烈叫姐姐,虞谣深感愧疚:对不起,姐姐忙着恋爱,完全忘了你要来的事了……

    虞翊听说要去集市也挺高兴,率先钻进马车,虞谣倚在车边继续等。

    又过了近一刻,宋暨才出现。

    虞谣身边的侍女忍不住埋怨了一下:“怎的这么久,让两位殿下好等!”

    宋暨低一低头:“殿下恕罪。”

    “你怎么了?”虞谣看出他脸色不太好,上前两步,凑近打量他。

    宋暨笑了下:“昨晚没睡好。”

    虞谣狐疑地打量,觉得不对劲。

    他又笑笑:“去哪儿?走吧。”

    声音发虚,是不对劲。

    但他显然不打算跟她说。

    虞谣略作踟蹰,抓住他的手腕,提步便折回府门:“不去了。”

    虞翊从车中探出头:“喂……姐?!”

    宋暨一挣:“殿下?”可她既不停也不松。

    下人们只好匆匆跟上,虞翊下了车,也往里追。

    虞谣头也不回,只吩咐说:“去叫大夫来。”

    宋暨脚下一顿。虞谣冷不丁地被抻回两步,扭头看他。

    他说:“我没事,再睡会儿就好。”

    她愈发确定有问题,黛眉挑起:“那就让大夫看看咯?”

    说完不由分说地继续拉着他往里走。

    宋暨不敢跟她强挣,只得跟着,一直被她拉进卧房。

    她按着他坐到床上,他就僵硬地坐着。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看见伤口,一定会问的,可他不想让她知道。

    这和在府中挨罚受的伤不一样,这背后是他羞于启齿的家境。

    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活得如此不堪,何况是她。

    而且,他也害怕。

    他怕她知道他家里这个样子,立时三刻就不想再跟他做朋友了。

    他们之间本就隔着天堑般的距离,

    他不想让自己显得更差劲。

    可他没有办法。

    大夫很快就来了,向虞谣见过礼,便要上前给他搭脉。

    一揭开衣袖,两道鲜红的伤口就露了出来。

    再往上卷,更多的血道映入眼帘。

    大夫浅怔,旁边的虞谣猛吸凉气:“谁干的?!”

    宋暨别开脸:“殿下别问了。”

    “这我能不问吗?!”虞谣蹙眉,见他不肯说,一招手叫来宦官,“你们去给我查清楚谁动的手。”

    宦官干脆利落地领命,宋暨嗓音轻栗:“殿下……”

    虞谣睇向他,他看她一眼,视线又迅速别开。

    他僵直地坐在床边,脊背绷得笔挺。

    虞谣坐到他身边:“不论是谁干的,我也不怪你啊!”

    她不懂他在怕什么,宋暨没再说话。

    不过一刻,方才遣出去的宦官就折了回来,禀说查清楚了。

    大夫刚好也已为宋暨诊完,选出一剂可用的药膏留下便告了退,虞谣正好耐心听宦官禀话。

    宦官尖细的嗓音缓缓道出:“问过了,是他父亲宋大光打的。”

    虞谣的眼睛一下子瞪圆,宦官又忙道:“也……不是亲生父亲,这事说来话长,殿下且听下奴慢慢说。”

    虞谣点点头,宦官便抑扬顿挫地详说起来。

    事情要从宋暨的母亲顾氏说起。顾氏原不在奴籍,而且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嫁给了宋家村一个颇有才气的读书人,夫妻和睦。

    顾氏不久就有了身孕,但天意弄人,夫君在这时得了场急病,不治而亡。

    宋大光是村里的村霸,觊觎美色,强娶顾氏为妻。

    据说最初的时候,宋大光对顾氏真的还不错,宋暨也得以平安降生。

    但新鲜劲儿一过,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宋大光生性暴戾,宋暨是在打骂中长大的,顾氏虽想护他,却往往也惹得一顿打。

    顾氏也为宋大光生了几个儿子,可这几个同母异父的弟弟,没一个愿意护着宋暨。

    在他们看来,这个所谓的大哥是个灾星,母亲会挨打都是因为他。

    后来,因为蝗灾,全家逃难入京,卖身为奴。

    再后来,顾氏去世,宋暨的生活彻底坠入地狱。

    用那宦官从马房那边听来的话说:“他要不是大多时候都住在马房,怕是死也死过几回了。”

    在宦官说这些的时候,宋暨始终低着头,一语不发,紧抿的薄唇越抿越惨白。

    他没有勇气看她的反应,只听到宦官的话音落下后很久,旁边响起了轻轻的一声:“都退下。”

    下人们鱼贯而出,房门也随之关合。

    屋里又静了静,他听到她说:“这是……真的吗?”

    “是。”他声音极低,顿了一会儿,又道,“很糟糕,是不是?”

    字句的末尾,带出一点儿笑音。

    很轻,但极具自嘲。

    他想,他该离开了。

    可下一秒,他被紧紧抱住。

    短暂一愣,宋暨颤抖着,猝然转头。

    她也在轻颤着,双臂紧抱着他,脸颊贴着他的肩头。

    他哑哑地看着,离得很近,他清楚地看到她眼眶一分分泛红。

    轻一眨眼,泪珠挂到羽睫上,晶莹剔透。

    很快,她啜泣出声,侧过脸蹭了一蹭,把眼泪蹭在了他的衣服上。

    宋暨木然不敢动,她懊恼地小声说:“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她好难过。

    世上的不幸成千上万,但小孩子遭遇家暴,在她看来可以排到前三。

    小孩子既没有选择的权利,也没有反抗的余地。

    而这种伤害带来的阴影,往往挥之不去。

    “……”宋暨小心地探问,“不讨厌我吗?”

    她羽睫抬起,泪汪汪地望着他:“不是你的错啊。”

    说完又低头轻蹭,刚流下的眼泪也蹭到他衣服上。

    “当前还债率40%。”

    “当前还债率45%。”

    “当前还债率50%。”

    “当前还债率55%。”

    提示音狂跳不止,虞谣却一句都听不进去。

    她只想抱着他,一直抱着他。

    她腹诽说,自己完蛋了。

    今日之前,她以为自己一直只把他当还债目标看。这样的“别有目的”之下,偶然出现的动心她也没有察觉。

    但今天,她察觉了。

    她对他的心疼是真的,喜欢也是真的。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喜怒开始牵动她的情绪。

    他的隐忍、他的坚韧,还有他为她做的一丁点事,她都清晰记得。

    是的,她付出的更多。

    可在这样的身份差别之下,他为她做的每一点事情,都需要巨大的勇气。

    喂她吃烤鸡是这样,跑去给她摘花也是这样;在她面前放松一点、陪着她玩,都是这样。

    她都清楚。

    她以为这场还债之旅的侧重点该是成年后的爱恨情仇,但现在看来,她要早恋了。

    她仰起脸,坚定不移地望着他:“以后我们一起解决问题。”

    宋暨怔忪。

    她又说:“这次我帮你。我有事的时候,你也要帮我!”

    “当前还债率60%。”

    “当前还债率65%。”

    宋暨哑笑:“殿下别这样。”

    这是他仅存的清醒,他觉得这样不好。

    对她不好。以她的身份,不该对他这么上心。

    但也仅限于此。

    看着她的迷蒙泪眼,他一句话都再说不出。

    他沦陷了,

    他自私了。

    鲜有人对他这样好过,让他把她推开,他做不到。

    神使鬼差的,他的手指触在她的脸上,为她擦掉泪痕。

    她一下子破泣为笑。

    她真的完蛋了。

    他给她擦一下眼泪她都好开心。

    虞谣一边默默崩溃一边自己也擦擦眼泪,拿起装着药膏的小瓷盒:“我帮你上药吧!”

    “……”宋暨顿时面红耳赤,匆忙躲避,“不……不方便……我自己来!”

    虞谣想想,也罢,便把药膏递给他,向门外跑去。

    宋暨望着她的背影发怔。

    她今日穿了一身色泽明亮的蓝色广袖曲裾,跑起来活泼轻快。

    .

    虞谣一出门,坐在廊下等她的虞翊就跑了过来:“姐!”

    定睛看看,姐姐的神情似乎还好,但眼眶又红着,面上隐有泪痕,显然刚刚哭过。

    虞翊一时判断不出情形如何,小心地问:“宋暨……怎么样啦?”

    “没事。”虞谣冲他笑笑,抬起头,瞬间变得霸气,“去把那个宋大光给我押来!”

    下人们其实早就把宋大光带来了,就为方便公主问话。

    是以她话音刚落,宋大光就被押进了院门。

    虞谣看清他的模样,顿时怒火中烧!

    ——她看出来了!她第一次去“美女救英雄”的时候,拎起宋暨要打的人就是他!

    那时白泽怕她举动太过刻意显得奇怪,没有让她多问,她完全没想到这人会是宋暨的继父。

    也就是说,即便在她的公主府里,宋暨其实都不安全,这个人如影随形地跟着宋暨。

    虞谣愤恨咬牙,撸起袖子,直朝宋大光冲去:“你他妈是不是人!”

    她抬脚便踹,宋大光倒没敢躲,但他体型彪悍,这一踹对他而言不算什么,虞谣倒被反弹得一个趔趄。

    还要再踹,下人们冲上来七手八脚地把她抱住:“殿下……殿下算了!”“殿下息怒!”

    虞谣只好用破口大骂继续发泄情绪:“恃强凌弱你算什么本事!妈的!信不信我弄死你!!!”

    “当前还债率,70%。”

    虞谣深吸气,后知后觉地发现:今天的数值飙得好顺利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九五至尊游戏手机版网址: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叶飞张雨桐刘婷〕〔兵王隐花都秦风〕〔嗜血霸爱:爵少你〕〔天才萌宝,妈咪要〕〔西游之白莲妖圣〕〔转世袁世凯之大总〕〔快穿:拯救尸体行〕〔恋上美女上司〕〔跨越24区的留学生〕〔恶少出没:猫系少〕〔三国有君子〕〔重征娱乐圈:季先〕〔龙凤双宝:老婆,
  

九五至尊最新登录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