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最新登录网址
九五至尊最新登录网址: 〔逆转重生1990〕〔都市超级医生〕〔透视神婿〕〔地表最狂男人〕〔限时宠婚:狐狸老〕〔别给我刷黑科技啦〕〔捡个大明星〕〔玫瑰与百合〕〔地球最强修仙〕〔超品命师〕〔养兽为妃〕〔第一继承人〕〔王牌大剑圣〕〔田上娇娘:农家春〕〔主播哪里跑〕〔凤家小妹〕〔大佬的心肝穿回来〕〔天生绝配:恶魔影〕〔庆荣华〕〔穿成大佬的掌心宠
九五至尊最新登录网址      小说目录      搜索
柳氏有贵女 第一二二章 破军藏书
    破军山的藏书过鲜少对新弟子开放,所以宴心一般查阅典籍都要等待时机,乘着这一次新弟子历练的任务已经派发,破军山会为弟子们开启藏书阁三日,以供大家查阅文献,找到最好的方法完成任务。

    当天夜里,藏书阁的一楼挤满了前来查探消息的弟子,整个一楼都闹哄哄的,宴心嫌他们聒噪,自己抱了几本书从一楼的窗户钻到了房檐上,顶着星光和月色,还端了一盏本用于挂在贪狼门枫树之上的花纸薄灯。

    上一世的时候宴心执着于行军战术,几乎整个藏书阁内你精妙的战法已经被她摸了个通透,而这一世刚开始她原本是为了山河卷而来但却无功而返。

    不过现在她倒是有了新的目标。

    从孟久这件事情中,宴心明白了一个道理,虽然是重生一世但也不能都按照原本的记忆解释全部,总有些事情会出现偏差。

    也就是说,安如慕可能并不是原本一直给自己雪中送炭的安如慕了。

    上一世的时候宴心只知道他富可敌国、温润如玉,却从没有关注更多,但这一世的金簪事件过后,她才发现自己对这个男人其实所知甚少。

    藏书阁中对他的记载倒是不少,可多半都是一些民间搜集来的传言,与他的性格倒是有几分相似。

    看着看着宴心却突然发现了另外一条让人震惊的消息,安如慕还有一个以母同胞的亲妹妹,但这位妹妹身子一直都不太好,从小到大都是靠药物吊着命的。

    宴心像要继续看下去,却发现已经没了别的记载,就连他这位妹妹叫什么名字都没有提到。

    他竟然有个这样的妹妹,可怎么从没听他自己提起过呢?

    毕竟上一世的时候,和安如慕的关系虽然不错,但相处的时间确实是太少了,可能他还没有来得及告诉自己吧。

    宴心放下关于碧云岛的书籍还是不肯死心,但藏书阁和楚国有关的书普通弟子又看不到……也无从打听关于自己“生母”的种种过往。

    秉持着过了这村没这店的理念,宴心准备一鼓作气,把之前困扰着自己的谜题都在藏书阁里寻找一遍答案。

    比如——罗云溪的身世。

    宴心记得罗在西津是大姓,不少名门望族都是出自罗家,正因为如此他的身世才更不好确认。毕竟上至皇亲国戚名门望族,下至达官显贵将相使节。

    正读着西津的国史,宴心才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自百年前开始,西津的皇室们就不断的从贵族子弟中挑选合适的男孩与皇子们一起教养,美名其曰是为公主们培养出最出色的驸马。

    到最后竟然索性从其他皇室的分支中挑选年轻的男孩送进宫里,与皇子们同吃同住,接受一样的太傅管教,修习宫中的礼仪,长久下下来这些男孩们不是成了驸马郡王,就是之后又在朝中做了不得了的官员。

    发展到今日,这竟然也成了西津国公大家们互相攀比的条件之一,大家都以自己的儿子在宫中教养为荣,但凡是某家生了男孩,必定先写奏折呈到国子监去,以供学学监们挑选资质不错的孩子。

    看到这儿,宴心不得不为西津的皇帝感到忧心,为了给自己的女儿挑选合适的驸马,竟然做到了童养夫的份上。

    不过这样也好,想必天榆这唯一一位公主来说,那也真是好多了,她们这位公主啊仗着陛下宠爱,在浔阳城里为所欲为,已经有了驸马和不少位面首,却还是整日在倌馆里流连。

    “哟,宴心心,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嫁给小爷了么,这都开始了解起来我们西津的风土人情了。”

    也不知道罗云溪这小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突然出声吓得宴心差点把手里的书给扔出去。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吧。”他挑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了下来,一下就把头靠在了宴心的肩膀上。

    今天他没有穿七杀门弟子的服饰,只是一身难得朴素的蓝衫,腰间还有一个绣工不错的香包,倒像个文弱书生了。

    宴心也没撵开他,只是嘴上逞强:“少来这套,说人话。”

    “本来我就是来藏书阁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看的女弟子,没想到老远就在门口看到了屋顶上有个仙女,就爬上来咯。”

    罗云溪不以为意,张口就来,谁也不知道他说的哪句真哪句假。反正不管怎么样他的脑袋就是死死贴着宴心的肩膀,半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没个正经。”

    宴心也没打算追究,整理好了那些书,挪开罗云溪的脑袋就要返回去,却在刚刚起身的时候被罗云溪给拉了回来。

    “马上就要阔别一个月了,你就不想和为夫多待一会儿?”

    他眨着那双桃花眼,似乎是将自己当成了一只要人顺毛的猫正在对着宴心撒娇。

    宴心愣了一秒,这文书肯定是全部的新弟子都看见了,罗云溪这么说的意思莫非是不像与自己同行,还是他没有体会自己的意思?

    “阔别?我还以为你会毛遂自荐与我和叶菁同行呢。”

    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宴心已经习惯了她走到哪里罗云溪就跟到哪里的日子,这冒然要分开,还真有点不习惯。

    罗云溪换了个更加舒适的姿势,坦然道:“离家这么久我也该偷偷回去看一眼了,不过若是你表现好我可以免为其难的陪陪你。”

    “怎么才算表现好?”

    这话问出去宴心就后悔了,明显就是没过脑子呀,按照原本的态度,她怎么也该说一句爱来不来的吧。

    罗云溪像是抓到了她的小马脚一样高兴,突然就爬了起来盯着宴心。

    “比如……这样。”

    还没等宴心反应,罗云溪那深情的快要滴出水的眸子一下就凑近了,转眼她的下巴就被他捏住,那个温热的吻如约而至。

    宴心早已习惯他这般唐突的模样,现在被他“轻薄”之后,她已经开始能继续保持心态和他接着聊下去了。

    但罗云溪一直都是那种得了便宜要卖乖,得寸进尺之后还有大肆宣扬的男人。

    他舔了舔唇角,冲眼睛眨眼睛:“喜欢小爷就要大胆的表达嘛,你若是一丁点小马脚都不肯露出来,那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呢?”

    每每都是他来调侃宴心,宴心只有被他拿捏玩弄的份,想到这一层宴心突然就有些不乐意了,便把一直萦绕心中的问题抛了出来。

    “罗云溪,你到底是什么人,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却连真实身份都不愿意告诉我?每每发誓要娶我回家,可我连你家里做些什么营生都不清楚,我有的时候真的觉得,你就是个浪荡子弟,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我。”

    恐怕是这话说的太狠,宴心一时也收不回来,就只好在说完之后撇过脑袋,看也不看身边的男子,其实心里却是打着鼓,赌他的态度如何。

    “恩?”

    罗云溪开始狐疑的盯着宴心,似乎没有想到一直不待见他的宴心会有这样的反应,一时有些招架不住。

    宴心也不肯先搭理他,开始佯装生闷气。

    夜已经深了,来藏书阁的弟子陆陆续续也都揉着眼睛、打着瞌睡的离开了,周遭渐渐地安静下来。

    见宴心难得有这种小脾气,罗云溪立马就怂了,搂过了她来刻意讨好道。

    “我爹就是个西津的闲散王爷,我呢是个闲散王爷的不受宠儿子,非但不受宠还不思进取,所以就被撵出来做苦力了。”

    这个答案和宴心想的其实差不多,但她还是有点不愿意相信,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呢。

    宴心用肩膀挪开了罗云溪的爪子,还是不肯做声。

    “我可没有骗你呀,要不然你跟我回西津,我亲自带你去见我爹娘?”

    罗云溪这语气诚恳,就差发个毒誓了,宴心也不与他计较,从十四的功夫和他花钱的手准来看,是个小公子不假。

    但宴心可不是那么好哄的人,她故意找茬道:“可我怎么觉得你这云游四海玩的还挺开心的?”

    “这不是一出门就遇到你了么,若是没有那歹人抓我,我才不会这么开心呢,要我说这都是缘分。”

    说到初遇那会儿她就来气,宴心那是何等落魄的时候,还被十四那家伙用剑指着,还……还跟他绑在一起被困在山洞里!

    这根本就是强行缘分好么!

    “不早了我回去了。”

    说完宴心就要走,但她刚要起身的时候,再一次被罗云溪拉了回来,但不同于上次的是,她这回是直接坐到了罗云溪的腿上。

    “我们太久没有一块赏月了,你难道不想多陪我一会儿?”

    他低头看着宴心的脸,嘴角有丝丝笑意,一般罗云溪露出这种表情,多半是图谋不轨。

    宴心眯着眼看他,不假思索:“你求我呀。”

    罗云溪闻声露出坏笑,手已经开始在宴心的腰上挠了起来,宴心怕痒一边躲开他的手,一边笑出了声。

    “你陪不陪?”他不肯停下手上的动作,语气也带了警告的意味。

    和他纠缠宴心准是讨不到好处的,好汉不吃眼前亏,她立马就表了态:“我认输我认输,我陪还不行么,今天我柳宴心就舍命陪……陪你这个不要脸的伪君子!”

    “哼,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你能陪我赏月是你的福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九五至尊游戏手机版网址: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快穿之我要开荒〕〔平平无奇大师兄〕〔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绝对一番〕〔小阁老〕〔伏天氏〕〔剑来
  

九五至尊最新登录网址